明知在做梦却不愿醒

麦迪逊广场花园从来不缺少美丽的故事,2018年2月27日,金州勇士作客纽约,群星荟萃的勇士队仅仅用一节的时间就让比赛失去了悬念,但是本场比赛,来自密歇根大学的特雷-伯克从第一节末登场开始就吸引了电视转播方的全部关注,镜头牢牢锁定在他的身上的时间长达数十秒,这完全是巨星的待遇,诸如库里、KD这样绝对的联盟超巨在本场比赛都没有伯克得到的关注多,原因呢? “这些年,一直看艾弗森打球,我喜欢他、崇拜他,我想像他那样做个斗士。” 特雷-伯克眼中的艾弗森怕是和千千万万的艾弗森球迷一样,他们看着那个183CM的小子风驰电掣,看着他桀骜不驯,看着他不可一世,看着他委曲求全,看着他从巅峰坠落,看着他落叶归根,看着他从那个风华正茂的黄金一代的状元变成现在略显臃肿的中年大叔,看着他一生都在褒奖和误解中拉扯,当然,他们记忆最深刻的,永远是他与世界斗争的样子。 “效率低;球队毒瘤;训练态度差;大铁匠;生活不检点……”这大概就是现在一些家伙回忆起这个史上最强得分手之一时的印象了。人无完人,但当年疯狂追逐艾弗森的那批人,听到这样的评价,已然不会再怒火中烧,不会再奋起回击,因为他们心中大概都在想一件事,和AI一生的对手与朋友科比-布莱恩特想的一样,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没有看过艾弗森打球,没有和他在球场上对位过,你们根本不知道艾弗森有多强大……如果艾弗森留给他们的只有这些,那么只能说太遗憾了。 2001年艾弗森震惊世界的季后赛之旅已经被翻来覆去地讲述了太多遍,那段不可思议的旅程让本就耀眼的他人气再次飙升,无数球迷在疯狂地模仿着他的球技,他的穿着,他的一举一动。而我要说的,是2004-05赛季的首轮,76人对阵活塞的系列赛。
彼时的艾弗森面对的活塞队,是联盟最强的防守球队,没有之一。活塞像一支军纪严明的铁桶军,用窒息的防守一寸一寸地压榨着对手的呼吸空间,他们还是联盟的卫冕冠军,用无懈可击的防守在2004年的总决赛上让四巨头的联盟豪门洛杉矶湖人队蒙羞落败,而执教这支活塞队的,正是艾弗森昔日的恩师——名帅拉里-布朗。 即使是在艾弗森退役之后拉里-布朗提到艾弗森时都是一句话:“我知道,是上帝来指引我让我来执教他,我早就受够了大家不能正确地看待他。AI是我生涯中接触过的最伟大的球员,他的竞争性是最强的。” 和AI在费城的那几年,两人关系最紧张的时候甚至已经到了布朗公开告诉球队他与AI不能共存,但是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只有他们彼此最了解互相的伟大。就是这么个拉里-布朗,带着那支将他执教理念贯彻得淋漓尽致的活塞队,在2005年季后赛首轮碰上了艾弗森的76人,碰上了从2001年震惊世界之后就没再重复过同样传奇故事的76人队。 布朗太熟悉艾弗森了,他执教了艾弗森数百场比赛,他把那个无解的得分手调教成了联盟的MVP,他知道他所有的缺点和不足,同时,他也知道这个球员有多特殊,有多强大。活塞最终4-1“轻取”76人队顺利晋级,他们还又一次一路打到了总决赛,但是实际上那个系列赛的艾弗森仍然让活塞的铁桶阵吃尽了苦头。 对阵活塞的系列赛,场均被活塞防到只得90.8分的76人队,艾弗森场均得到31.2分10助攻,而他的场均上场时间,是47.6分钟! 在场均47.6分钟的时间里,布朗用那支巅峰的活塞队的防守极尽所能地给艾弗森制造麻烦,汉密尔顿负责全场盯防艾弗森,艾弗森一拿到球活塞队会立刻对他进行夹击,逼迫他将那该死的球传给从巅峰滑下的克里斯-韦伯,传给刚刚进入联盟的小菜鸟科沃尔和伊戈达拉,那个系列赛76人唯一赢下的比赛,阿伦-艾弗森打满全场,一秒未休,送出了37分15助攻。而在艾弗森场均不到半分钟的下场时间里,76人会毫无挣扎地被击溃,这也是为什么那个系列赛,艾弗森会在脚踝扭伤下场几分钟后就踩着绑了几圈绷带的脚重新上场,继续对着活塞队的防守铁桶进行着一往无前地无畏冲击。 艾弗森那种行为对于对手内心的震撼程度,我描述不出来,但当我去想象那种场景时,我会情难自禁,会热泪盈眶,会头皮发麻,会肃然起敬。 艾弗森14年职业生涯一共出场914场比赛,他场均上场时间,是41.1分钟,排名历史第四,是现代篮球唯一一个生涯常规赛场均上场时间超过40分钟的球星;季后赛的场均上场时间更是达到了45.1分钟,排名历史第三。在前12个赛季中,艾弗森有11个赛季场均上场时间超过40分钟(第12个赛季艾弗森场均时间只是少得可怜的39.4分钟),从2000-01赛季到2006-07赛季连续7次场均上场超过42分钟。 “我之前说过这个,很多人都让我写本书,我也很愿意去写这本书,我想要写出来如何去教小孩子打球,以我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和教导为基础,名字我都想好了,”拉里-布朗教练在接受采访时还提到过一件事。“我执教了艾弗森大概有600场比赛,我会在每场比赛中的两个节点把他换下来,一次是第一节快结束,这样他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一次是第三节结束,他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准备最后的比赛,而每次我把换下来时,他都会嘴里嘟囔着MF(MotherF**ker)之类的话。所以我如果写书,书名就会是《被MF的1200次》。我最开始还想反抗一下,但是后来其他的球员们告诉我,艾弗森就是那样的人,过了一段时间我也了解到了。” 艾弗森并不是对拉里-布朗有什么意见,他只是不想离开战斗,他贪恋着那个球场,那个属于他的舞台,他珍惜在场上的每一分每一秒,竭尽全力,每次进入球场的他都是做好了最艰难的战斗准备,他斗志昂扬,他感染着每一个队友,每一位球队管理层的人员和成千上万的球迷。 费城之子现如今重回富国银行中心把手置于耳边时,都能听到如当年一样山呼海啸般的MVP呼声,因为历史体育文化名城Philadelphia老老少少的球迷们都知道,仿佛从未停止过奔跑脚步的艾弗森对于这座城市的意义。 拉里-布朗说道:“有太多的人被他所感染,被他打球的方式影响,还有他带给比赛带给NBA的那些东西。”当你的队伍核心带伤上阵,吞牙吞血,不知疲倦地奔跑,将自己小小的身躯扔向巨人林立的禁区,那带给球队,带给球迷的精神力量是无穷的。 所以,当今天,麦迪逊广场花园的转播镜头给到特雷-伯克,给到那个酷似艾弗森的小家伙时,才会有太多的艾弗森球迷一时之间傻了眼睛,他们会短暂地怀疑自己的眼睛,会有想要擦擦眼睛的冲动,然后停下自己愚蠢的举动,呆呆地看着那个镜头里的地垄头小子,看着他熟悉又陌生的脸庞,看着镜头随着他移动,会有一些贪念:“时间时间你慢点走吧,让我再多看两眼这个‘艾弗森’!” 太像了!神态,发型,身型,甚至是场上的技术动作,那个变向,那次后撤步跳投,那穿越人群如蝴蝶穿花般的上篮,都太像了。 亿万AI迷今犹在,不见当年费城皇!又或许,AI的精神,被伯克用这种特殊的方式继承了下来。这些情绪翻涌的家伙们关注了这一整场的比赛,不是看库里,不是看KD,不是看勇士,而是牢牢地把目光锁定23号特雷-伯克这个2013年的9号秀身上,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一如当年他们蹲坐在电视机前,等着身穿黑白经典配色76人球衣出场的艾弗森一样。他们觉得自己简直就在做梦,就像那个艾弗森又一次回到他挚爱的球场,也许就算做梦也无所谓了,他们只是贪念着不要醒来,哪怕是梦境,也希望这个甜蜜的梦能长久一些,再长久一些…… 特雷-伯克,唤醒了一批人,一批明知在做梦却不愿醒来的人们,他们当年拥簇着自己的皇,他们见证过艾弗森的伟大,他们如今或已成家,或为了家庭和事业而奋斗,或许也早已远离篮球世界,但当他们瞥到伯克的第一眼时,他们一时之间意识恍惚,他们没有一个,不热泪盈眶……

亿万AI迷今犹在,不见当年费城皇!

Allen

是非本无绝对,答案何须完美?

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https://blog.csdn.net/Sias_666